01

有人说,

纪梵希代表着一个黄金时代。

而他的离去则象征着,

一个经典时代的结束。

  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里,

他成就无数,

大到英国王室、

小到平民百姓,

他用自己的双手,

让无数女性散发出绚丽的光彩。

  但真正让纪梵希走进大众心里,

设计出一个个经典造型的

功劳离不开一个女孩,

这个人便是奥黛丽.赫本。

在这个黄金时代里,

他们相互陪伴,相互成就。

  奥黛丽.赫本曾经说过一句话:

“是纪梵希创造了我。”

而纪梵希却说:

“赫本才是我灵感的缪斯儿。”

  如今,他走了,有人说,

他是因为太过思念,

才去天堂陪伴赫本了。

不过,事实上,

二人的第一次相遇,

并不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一般,

那样一见如故,

甚至纪梵希忙碌的不想搭理赫本。

  02

那一年,纪梵希26岁,

他的工作室刚刚步入正轨,

手边满是工作。

那一年,赫本24岁,

她刚拍完《罗马假日》,

再为下一部戏选服装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一点点小意外,

或许两个人就不会相遇,

更不会成为对方不可或缺的人。

  或许,这就是命运使然,

原本赫本想要拜访的是

巴黎世家的创始人,

但对方恰巧腾不开时间,

不得已赫本才转念联系了纪梵希。

然而,纪梵希这边,

当听到赫本要来选戏服,

还以为是当时大热的好莱坞大热影星

瑟琳·赫本,

结果等了半天,

才发现到来的是

一位娇小又没什么名气的新人影星

–奥黛丽·赫本。

  现实的落差感,瞬间增大,

纪梵希考虑到工作室有很多工作,

而且还正在筹备新一季的时尚周,

所以,他委婉的用”时间仓促,

来不及准备”拒绝了这次合作。

  然而,赫本听了,

既不恼怒,也没有走人,

而是诚恳的对纪梵希说:

“我是真的很想试试你设计的衣服。”

她一边说着,

一边还从上一季的戏服里挑选好看的戏服。

见此情景,纪梵希也不好拒绝,

就任由赫本自己挑选着。

不一会,赫本换上了新戏服,

出来展示的那一瞬间,

纪梵希看入了迷,

他说:

“眼前这个女孩不仅相当了解自己的身体,

懂得扬长避短,

而且对于服装的认知和天赋远超旁人。”

  这些衣服仿佛就是为赫本量身打造的,

纪梵希开始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女孩,

还为赫本设计出

一套套专属于她气质的服装。

而他们之间的关系,

也从工作伙伴,

变成了超越恋人关系的朋友。

  03

1954年,一部《龙凤配》,

让赫本斩获了多项奥斯卡提名,

而影片中赫本身穿的那几套服装

也成为了当时热销的款式。

  后来《龙凤配》这部电影

还夺得了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,

然而,令赫本感到气愤的是,

纪梵希的功劳

却被一位当时最有影响力的戏服设计师

Edith Head抢了。

  赫本事后,非常气愤的说道:

“以后我的每一部电影,

都要由纪梵希设计!”

  于是,在之后的电影里,

一路从《甜姐儿》到《黄昏之恋》,

从《谜中谜》到《偷龙转凤》,

纪梵希成为了赫本的首席设计师。

  当然,这里也不得不说一下小黑裙的故事。

那是在《蒂梵尼的早餐》中,

最经典的一幕,

不管是电影片段,

还是赫本身着的黑裙

都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。

  银屏中,一位黑裙少女缓缓走来,

看着蒂凡尼橱窗里满是珠光宝气的首饰,

而自己却只能在窗外吃早餐。

  那一抹优雅寂寥的身影,

就这样深深刻在了观众的脑海中,

赫本也因此获得了奥斯卡提名,

而那袭”小黑裙”即便半个世纪过去,

也依旧是不可复刻的经典。

  除去工作的合作外,

赫本的婚纱也是由纪梵希设计的,

对此,赫本说,

穿上纪梵希的衣服

才会让她觉得有安全感。

  而这对于纪梵希来说,

赫本的美照亮了他所有的设计,

他说:”赫本的美丽,

是我旗下任何一个模特都无法比拟的,

是她让我看到了服装的新生命。”

  两个人就这样相濡以沫的陪伴着,

偶尔,赫本买不到纪梵希的衣服时,

还会专门打电话道歉:

“纪梵希先生,请您不要生我的气。”

在赫本的印象里,

自己仿佛天生就要穿纪梵希设计的衣服。

如果哪天不穿,都会感觉怪怪的。

  或许,

在这世界上最了解赫本的就是纪梵希,

他知道赫本所有的优点,

能用最简单的线条,

最普通的装饰,

展现出赫本所有的美。

也就如纪梵希自己所说:

“奥黛丽的曲线轮廓

与个人风格是如此的生动强烈、自树一帜,

关于她的一切回忆,我依然历历在目。

对我而言,她是上帝赐给我的礼物。

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,

也是最投合的工作伙伴。”

  04

1957年,为了表示对赫本的感谢,

纪梵希特意为她设计了一款香水,

取名为”禁忌”。

  而这款香水,三年来,

只供给赫本一人使用,

要知道这是纪梵希公司首次设计的香水,

却只为赫本一个人。

  三年后,

赫本提议将香水发售,

并免费为”禁忌”代言,

她说:

“我不想要纪梵希给我任何报酬。

我不需要他的钱,

他是我的朋友,

如果我能帮他建立起香水事业,

那是朋友应尽的义务。

如果有人给我一百万美元,

要我为香水做广告,

我不会答应,

但纪梵希是我的朋友!

我什么都不要。”

  有人说,

“禁忌”就好像纪梵希与赫本的感情,

明明那么近,

却又好像存在着一扇禁忌之门。

  无论赫本恋爱、失恋,

还是结婚、离婚,

每一个需要纪梵希在的时刻,

他都一直守护在她的身旁,

替她开心,陪她抚平悲伤。

即便到了晚年,

两人也经常被记者拍到,

相伴在塞纳河畔散步。

也就如赫本说的:

“只有他,还始终记得我的喜好,

把我当成小女孩来宠。”

  后来,赫本病重,

无法乘坐普通飞机,

纪梵希便用私人飞机接她。

即便那个时候,

纪梵希还不忘在飞机上

装饰了满满一飞机的鲜花,

赫本当场感动到泪崩。

  1993年,赫本去世,

人们发现,

为赫本抬棺的人除了丈夫、儿子外,

还有纪梵希。

  赫本也舍不得纪梵希,

去世前,

她特意为他留下了一件大衣,

她说:

“当你觉得孤独,穿上这件大衣,

就好像我紧紧拥抱着你。”

  不久后,

纪梵希就宣布了”退隐”。

他说:”在每一场发布会上,我的心,

我的笔,我的设计都是跟着她走……”

  一直到三年前,

88岁的纪梵希又出现在人们眼前,

他的这次现身当然也是为了赫本。

彼时,距赫本逝世已有22年。

他将全部的思念,

写成了一本书,

名叫《给奥黛丽的爱》

(To Audrey with Love)。

  而这也让我想到了一个故事。

为了林徽因终身未娶的金岳霖,

某天却突然邀请身边的朋友们吃饭,

看着金岳霖难得的心情,

不少朋友纳闷的问:

“老金为什么要请客?”

过了一会,

金岳霖才宣布说:

“今天是徽因的生日。”

可是,那个时候,

林徽因早已不在人世了。

  一生未娶的纪梵希

或许也是如此的心情,

就如,57年前,

赫本唱的那首

《Moon River》里的词一样:

  无论你向何方,我随你前往

两个流浪者想去看看世界

有如此广阔的世界让我们欣赏

我们在一道彩虹的末端

在那弧线上彼此等待

我那可爱的老朋友还有月亮河和我​​​​